老板从广州驾私人游艇到重庆 仅油费即花费17万

淡季乘飞机,只要500多元两个小时

坐普通火车,只要300多元一天时间

广州→重庆 私人游艇航行21天 油费花了17.5万元

游艇主人上世纪80年代创业时期,曾花1元在朝天门与棒棒挤了一夜

从广州出发到重庆,淡季乘飞机不过500元,两小时就可到;坐火车300多元,一天左右即可到达。

除了这两种方式,你还知道其他更出奇的方式吗?

昨日,广东佛山市三水三角洲化工有限公司老板周贤钧,驾着他的私人游艇“爱海号”从广州抵达重庆,停靠在南滨路石板坡大桥下的码头。从广州到重庆,他花了35天,仅油费就花去17.5万元。重庆海事部门介绍,周贤钧是外地驾驶私人游艇经内河到重庆第一人。

重庆晚报记者 弋静 任君 摄影报道

570万元

特别定制的游艇光裸艇造价就达570多万元,厨房浴室酒吧一应俱全

昨下午3时过,南滨路石板坡大桥水域,从朝天门方向驶来一艘白色游艇。炎炎夏日,浪花四溅,吸引不少市民眼球。

游艇徐徐停靠在岸。船上一群皮肤黝黑的男子,夹杂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和现场一群记者打着招呼,热情地邀记者上船参观。

这艘名为“爱海号”的私人游艇,型号为HeySea58,长15.17米,宽4.8米,高2.15米,总吨位47吨,准载11人。在国家海事局颁布的爱海号《游艇适航证书》上,船舶经营人和所有人一栏中,写有“佛山市三水三角洲化工有限公司”字样,公司老板正是周贤钧。

走进游艇,内部装饰可谓奢华,船舱铺了木地板,十分干净,出入都需穿拖鞋。游艇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面积都有30平方米大小。

顶层为观光休闲区与露天驾驶室,有遮阳板、沙发、酒吧桌、躺椅和一个操控室。夏日里坐在这里感受江风吹拂,一定非常惬意。

中层为会客厅和封闭式驾驶室。如果碰上大风大雨,船员们就可躲在这里。环形的沙发坐着十分松软,红酒、饮料、杂志一样不落。

底层是一个带冰箱、烹饪灶台的厨房,两间浴室、三间卧室和六张床位,还有卫星电视等。

中层和底层的内部装饰主要使用名贵皮料和木材,配备了空调、高级音响和卫星导航等设备。

“仅裸艇就价值570万元,主要用于私人观光旅行。”游艇主人周贤钧告诉记者。虽然已有72岁,周贤钧看起来身板硬朗,十分健谈。他说,这所游艇自己在2009年特别定制,2010年11月在广东江门建造完工,花费570多万元。此后,他就坐着游艇到处玩。

重庆人玩游艇

大多停在三亚

这两年,重庆玩游艇的人也越来越多。在去年举办的第三届重庆国际休闲产业博览会上,重庆青典商贸公司市场总监陈恙就表示,重庆购买游艇的老板有10余位,2012年,该公司就在重庆卖出了三艘sun tracker双浮筒船,价格在40万元到50万元不等。

重庆骄阳游艇俱乐部经理徐坚透露,至少有七八位重庆人把他们的游艇停泊在海南三亚,他们主要是房地产商。他还称,今年三亚就有游艇公司卖出过一艘价值上千万元的超级游艇,买家就是重庆人。“重庆现在的游艇买家都在千万资产以上,但他们非常低调,从不抛头露面。”徐坚说。

除了低调的富人,重庆人的生活中也不乏游艇消费。记者了解到,如阳光甲板求婚,载客量10人左右的小型游艇,租赁价格5000元~7000元/小时。破浪派对,50英尺左右的中型游艇,租赁价格4000元~6000元/小时。

17.57万元

35天航行4501.05公里,其中21天是在海上,光油费就付出17.57万元

这次从广州出发来重庆,周贤钧前后酝酿了一个月。4月18日,他和6名船员从广州出发,途经广州、香港、福建、上海等地,最终到达重庆南滨路。全程共4501.05公里,共35天行程,其中航行21天,这也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17.57万元油费。

周贤钧说,长江是中国人的母亲河,这趟三峡行就是为一睹长江沿线的大好河山,感受三峡之美、库区之美。

周贤钧认为,坐游艇出游是一种时尚生活。“我曾在2009年携妻子花50万元、用105天环游世界。那时我们创下了出游时间最长、花费最高、游览国家最多、国内参加环游世界的游客中年龄最大夫妇的纪录。”

10万元

加入游艇俱乐部会费60万元,即使一年不开船也要花掉10万元

玩游艇,烧钱烧到什么程度?

周贤钧告诉记者,在广州大概有七八家游艇俱乐部之类的组织。按照广州的价格,光入会费就是60万元。每个月光停靠费就需要6000元,再加上保养费,“即便一年不开船,也要花掉10多万元。”

重庆的行情又是如何呢?在去年举办的第三届重庆国际休闲产业博览会上,重庆青典商贸公司市场总监陈恙曾表示,以一艘200万级别游艇来看,耍一晚上油费就要两三千元。就算游艇停着不开,光停泊费和保养费一年也要开销20万元左右。

1元

上世纪80年代,曾花1元在朝天门和棒棒们挤在一间房里过夜

周贤钧说,之所以把重庆设为终点站,还因为自己与重庆有一段特殊的渊源。

这是周贤钧第二次来重庆了。上世纪80年代,他曾从成都辗转来到重庆,准备坐船前往武汉。比起这一趟奢侈行,上一次重庆行显得寒酸许多。

那时周贤钧正处于创业阶段,出差预算超支,身上钱没带够,为节约资金,他花了1元在朝天门一间破房住下。那一晚和他睡在一个屋里的,还有码头上的棒棒们。

这一晚和山城棒棒军的零距离接触,让周贤钧对耿直、爽朗的重庆人有了更深地了解。第二天,他买了几十个馒头,坐上了开往武汉的船。

第二次重庆行,让周贤钧的感觉焕然一新。

“重庆变美了,像香港维多利亚港,夜景一定很美。”周贤钧说,重庆拥有的三峡库区优势,更适合发展游艇行业。“三峡江水风平浪静,很安全。这之前的江水颠簸,我们只能在船上做两顿饭,进入三峡后可以吃上三顿饭了。”

据了解,周贤钧等人将在重庆逗留三四天,最后原路返回。

想坐游艇游三峡,可不是有钱就一定能搞定。这一路下来,周贤钧一行遇到了不少麻烦。

囧1

进不了库区

首先是库区通行证问题。5月9日,周贤钧一行从安徽驶往武汉,没想到游艇进入库区需要库区通行证,而办理地点竟然要回广州。无奈之下,他只好马上找人在广东办理了通行证,才得以继续航行。

囧2

加不了燃油

加油也很麻烦。周贤钧的“爱海号”使用0#柴油,每天都需加油。但在安徽、湖北、湖南一带,由于缺少游艇俱乐部,配套设施也跟不上,添加燃油的管道和游艇不匹配。“爱海号”只好和其他重型船、大船加油口混用。平时加油只需10分钟,如今至少要1小时。4月16日,在湖南岳阳,因为找不到适合游艇用的0#柴油,“爱海号”不得不临时加了渔船用的燃油。没想到堵塞了发动机泵,不得不立即从深圳请来维修人员更换。

囧3

找不到泊位

周贤钧的游艇因为体积小,不能抛锚停在海水里过夜,需要靠岸停泊。可三峡沿线却没有专为游艇停靠的港口。5月19日,在湖北秭归,周贤钧就遇上了这样的尴尬。在多次和港口渔民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周贤钧只好请来秭归海事局帮忙,才解决了停靠问题。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3-05-24 09:38:15

游艇咨询热线:138 2238 4880 | 总机:0750-6232007 | 版权所有:江门市海星游艇制造有限公司 | 粤ICP备140194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