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范例:海星如何走出疫情的阴霾

2020-05-08 48


1625820456260626.jpg


1625820456236383.jpg


冷学华(Allen Leng)先生与方圆女士、马晓东先生一起创立了海星游艇。冷先生毕业于船舶工程专业,(过去)他对船舶建造很熟悉,但对游艇了解不多。在新西兰居住期间,他第一次接触到休闲游艇,对于游艇艺术之美及工程美学印象深刻。回国后,他决心创立一家公司,能够延续这份对游艇的热爱。海星游艇就此诞生了。今年一月,海星两艘新建造的游艇下水,Asteria 126与35.2米的“Dopamine号”,后者是Atlantic 115系列的第一艘船。Dopamine号集结了欧洲的尖端设计与海星的研发生产能力,外观设计由斯洛文尼亚设计公司 UNIELLé Yacht Design完成,而内装则是英国设计公司H2 Yacht Design负责设计。


1625820456914301.png


去年,海星超过90%的营业收入来源于30米以上的中大型游艇市场,充分地反映了船厂在半定制与全定制领域的生产能力。现在,船厂正在加班加点地追赶进度,以弥补因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造成的工期延误。《Ocean》杂志副主编 Scott Alle与海星游艇集团董事长冷学华先生就公司如何应对最近的挑战以及未来的计划进行了交谈。


1625820456665443.png

▲ISO大型游艇技术委员会主席Mr.Jo Assael和副主席Mr.Allen Leng(冷学华)


Q:谢谢您接受《Ocean》的采访,现在广东江门(工厂)的情况怎么样?生活完全回归正轨了吗?

A:是的,江门的生活在慢慢恢复。不过有一些改变,比如大家的娱乐减少,也必须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消费习惯如购物与购买食品等也慢慢从线下转到了线上。


Q:你们工厂有哪些变化?

A:在疫情高峰时期,每一个人进入厂区前均须测量体温,所有在厂区的人早、晚也需要测量体温。我们为员工提供口罩,并要求他们佩戴。我们对工厂及办公区每一个角落进行消毒,安排员工远程办公,并减少会议次数。


在生产方面,公司安排员工们通过加班来弥补疫情期间耽误的进度,大家也能增加收入。同时,我们努力地尝试提高工作效率。在市场方面,我们推出了更多的促销活动和新的促销方式来销售游艇。


1625820456185421.jpg


Q:新冠病毒的蔓延对工厂有哪些主要的影响?能否量化?

A:首先,所有的项目工期都需延后一个月以上。其次,我们有5%的员工来自湖北省,还有很多员工来自中国其他疫情重灾区,不过现在已经全都回来上班了。最后,公司的综合成本也增加了。


Q:具体延后了多长时间?政府是否将复工时间延后到了春节之后呢?

A:本地政府允许大家最早2月10日复工,但前提是必须严格遵守相关的防疫规定且获得批准。所以,直到2月17日我们才安排小部分员工回来工作。三月初,复工人数达到70%,现在已经全部到岗,工作恢复正轨。


1625820456193612.jpg


Q:虽然江门距离武汉1000多公里,但有什么间接影响吗?

A:我们觉得主要的影响还是人们消费观念与习惯的改变,有人认为要活在当下好好享受生活而买买买,有人会觉得疫情过后游艇价格应该会更便宜。


Q:目前海星有什么策略来应对这样一个崭新的环境?

A:我们研发更多类型(款式)的游艇,如双体帆船与探险游艇等;给客户们提供多样化的内装设计以供选择。同时,我们优化管理流程和升级产品,严格控制内部成本,以更大程度降低整个项目的成本。(这样做)目的是保证游艇价格与新冠病毒肺炎爆发前一样,哪怕综合成本有所增加。甚至于,也可能有一定的折扣优惠。


1625820456140587.jpg


Q:那你怎么看待新冠病毒对整个中国造船行业的影响?

A:主要影响包括:大多数游艇建造项目延期、很多游艇展取消或延期、客户无法实地考察以及消费观念的转变。但我仍然认为中国游艇产业的前景是乐观的,整个产业都在努力寻找新的营销方式,包括网上销售,网上展会以及其他的虚拟工具。


Q:新冠疫情有没有什么积极的影响?

A:我认为积极的影响就是消费观的改变。虽然很多人无法亲临现场考察,但是他们通过互联网进行询价。等疫情完全退去,游艇需求量可能会大大增加。


文章来源:oceanmagazine.com.au

原文标题:Successful template,Like many boatbuilders around the globe, Heysea has had to come up with strategies to cope with the financial and social impact of COVID-19.

文章作者:Scott Alle